Generic selectors
Exact matches only
Search in title
Search in content
Search in posts
Search in pages
TOP

【請願聲明】還給越南受害者環境正義

加入連署


因應台灣政府的南向政策,台塑公司去了越南河靜,享受當地便宜的土地和勞力。2008年,台塑河靜鋼鐵公司為了在河靜建造工廠,以極為低廉的價格簽訂了70年的租約,租賃超過三萬三千公頃土地,其中33公里緊臨海岸線。為了建造工廠,數千個家庭被迫遷移。台塑河靜鋼鐵公司和越南當局達成協議,僅支付村民微薄的補償金提供些許經費讓村民在另地重建家園,但金額遠遠不足。數百個家庭因拒絕接受如此不公平的補償,反而導致自己家中被斷水斷電、孩童無法上學、且受到當地政府的持續騷擾。

工廠於2016年四月初啟用後,排放了好幾百噸有毒廢水到海中,導致沿岸250公里大量魚群和海洋生物死亡、珊瑚和蜉蝣生物亦深受其害,污染範圍甚大。雖然台塑河靜鋼鐵公司花了近三個月的時間、用盡一切方法掩蓋其罪行,但因來自超過100名海內外科學家的調查證據一個個浮現,終在2016年六月30日公開承認其責任。
漁民至今仍因污染問題而無法捕魚,而其他產業,包括鹽場、菇場、餐廳、和旅遊觀光公司亦受到影響。漁民別無他法,只能賤賣漁船,與漁業相關的產業亦大受影響。數萬個家庭被迫用自己的房子貸款,才能在他省甚至國外找工作。其中,幾千人來到了台灣。此外,台塑河靜鋼鐵公司對於復原受污染海洋棲地和海岸區毫無任何作為。在承認違規排放廢水後,台塑河靜鋼鐵公司便與越南當局達成協議,宣布會賠償五億美元,卻沒有提供任何損害相關報告與評估。

甚至連五億美元的賠償金都不是付給受到海洋污染影響的受害者,而是給了越南政府。大多數的受害者都沒有獲得賠償,或是只獲得與損失相比金額相當小的賠償。這些受害者因此向越南法院提起訴訟,法院卻拒絕受理。而當他們提起上訴時,更是被警方阻撓甚至毆打,有些人甚至因此遭受永久性的傷害,且有超過二十個人因此被逮捕和監禁,最高被判處二十年徒刑。

為回應受害者的求助,台塑受害者正義會籌募了一筆法律基金協助受害者。台塑受害者正義會為一非營利組織,會員來自全球各地超過十個國家,戰後因無法活在共產獨裁統治下而逃離越南。雖然受到越南政府的懲罰和迫害,7,875名原告仍願意冒著生命危險,於2019年六月11日在台灣台北地方法院,對台塑河靜鋼鐵公司、台塑公司、和其他主要股東提起訴訟。台灣法院於2019年六月14日要求繳交裁判費120萬台幣,而台塑受害者正義會也依規定繳交。

受害者之所以到台灣尋求正義,是因為他們不可能在越南提起訴訟。此外,台塑河靜鋼鐵公司的組成公司大多設在台灣且在台灣登記。再者,亦有證據顯示台塑河靜鋼鐵公司的所有決策,包括技術決策、商業計劃、資金和高層領導人士等都在台灣。我們一直相信且希望台灣是個自由、民主、法治的國家,擁有獨立的司法體制,且為亞洲地區人權推動工作的領頭羊。我們來到台灣,希望替數千名貧窮人民尋求正義;他們沒有發聲管道,淪為台塑河靜鋼鐵公司的受害者。這樣的大公司在賺取利潤的同時,卻罔顧人的安全與生命。我們有證據顯示台塑河靜鋼鐵公司仍持續在越南沿岸排放有毒廢水,且排放的氣體也造成工廠附近空氣污染。台塑河靜鋼鐵公司得知訴訟案不久後,便與河靜警方簽訂協議,導致受害者受到更暴力的壓迫。越來越多迫害事件相繼發生,而在2019年十月10日,也就是台灣法院裁定駁回訴訟後,協助訴訟案的Nguyen Van Thanh被以毫無根據且毫不相關的指控逮捕,這是越南當局用來迫害並監禁與其立場不同的人的一貫伎倆。

另外,有兩位大學生因為協助此案而被學校開除。

各位可以想像在這樣的情況下,當2019年十月14日,原告在經過四個月的等待,卻收到台灣台北地方法院駁回訴訟的裁定時,內心有多絕望、困惑、和焦慮。法院收了120萬的裁判費,卻要受害者回越南法院。而越南早已拒絕了他們的權利,且毆打、騷擾、逮捕、監禁受害者。

我們強烈呼籲台灣法院重新考慮其決定,並認真審理本案、開庭,讓台塑河靜鋼鐵公司及其股東公司負責。

讓受害者上法庭、讓他們的聲音能被聽到。

這是嚴重的人權侵害,受害者應有權利享有乾淨的水和空氣、從侵害方身上得到合理賠償、與平靜生活免於受到暴力、騷擾、和監禁。

原告目前正在向台灣台北高等法院提起抗告,他們需要各位的支持。謹代表這7,875位原告,我們邀請各位國際人權聯盟第四十屆年會國際夥伴簽署請願書,支持我們爭取人權和環境正義。


加入連署

請願團體:台灣人權促進會、台塑受害者正義會(JFFV)、環境法律人協會、環境權保障基金會、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越南移工移民辦公室

聯絡窗口:台塑受害者正義會副會長兼發言人Nancy Bui
E-mail: nancy@vietnameseamerican.org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