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ic selectors
Exact matches only
Search in title
Search in content
Search in posts
Search in pages
TOP

【投書】政委意志凌駕部會共識?農地違章工廠無法可管?

文/郭鴻儀(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專職律師)

 

今年5月18日,彰化縣長魏明谷及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於鹿港萬興宮與在地違章工廠業者說明會中,張政委即承諾將以擴大都市計畫方式,解決彰化頂番婆違章工廠問題,甚至表示,中央將加速在3個月內完成「工廠管理輔導法」修法,重新開放受理臨時工廠申請,同時延長臨時登記工廠的輔導期限。

此話一出,農委會及環保署第一時間即出面澄清並沒有達成這樣的政策共識。民間團體為此,在5月31日於行政院門口舉行記者會,極力訴求基於農安、食安,不應該再放寬展延臨時登記工廠政策。

當日出面接受陳情的官員也表示,行政院目前並沒有有這樣的政策共識,各部會仍在研擬解決對策中。言盡於此,筆者不禁感嘆,原來政委可以在各部會未達成共識前,就先喊出這樣的政治承諾,其權力是不是早已凌駕在各部會之上,喊水會堅凍,喊魚也落網呢?

 

農地違章工廠的四大處理路徑

先不論農委會為了兌現蔡英文總統的政治承諾,提出所謂「105年5月20日後新設違規工廠即報即拆政策」(以下簡稱即報即拆政策)。在法律上應有四條路徑處理「農地違章工廠」即:

(一) 依據區域計畫法第15條、第21條及第22條、都市計畫法第79條、第80條等規定,在違反土地使用管制時可以處行政罰甚至有行政刑罰的問題,主管機關並得限期令其變更使用、停止使用或拆除其地上物恢復原狀,不遵從者,得按次處罰,並停止供水、供電、封閉、強制拆除或採取其他恢復原狀之措施。

(二) 由農業發展條例第69條,即農業主管機關發現農地遭違法使用時,本於其保護農地之目的,農業主管機關依農發條例連結至上述區域計畫法或都市計畫法之規定進行處理。

(三) 地方建管機關,如發現建物有未經核發執照擅自建造者,依建築法第25條及第86條規定,除處以罰鍰外,並勒令停工補辦手續,必要時得強制拆除建築物。

(四) 最後,工廠如果真的被蓋起來了,且開始從事物品加工製造,工廠管理輔導機關依據工廠管理輔導法第10條及第30條,未完成登記工廠擅自從事物品製造、加工,應令其停工並限期完成工廠登記。第35條如經勒令停工拒不遵從或工廠勒令歇業者,主管機關於必要時得通知電業或自來水業停止供水供電。

讀者們可能會認為還有第五條路徑,就是各種污染管制法規,依據各污染法規,在有污染情形發生時,環保局也有勒令停工的權限。但要發生污染管制的前提,是這些工廠已經興建完畢開始製造加工,甚至要產生污染問題(重要的是還要被查獲),才有地方環保局介入處理的空間。如果真的走到這一步,地方政府在處理農地違章工廠的前四條路徑可以說是完全失靈的了。

鹿港地區違章工廠越蓋越大,越蓋越多。(彰化在地團體提供)

 

統一檢舉窗口即時調查,即報即停工

即報即拆方案推出後,民間團體積極針對數家違法在農地興建建物提出檢舉,卻得到官方如下回應,例如還無法判斷建物是不是「工廠」、仍在積極要求廠商「限期改善」或者建物可能是農業設施等理由拖延處理。

但我們從上述管制農地違章工廠的幾個法規來看,民眾舉報農地上違規建造建物,建管機關依據建築法規,即應進行調查建造是否有經合法核發執照,同時,區域或都市計畫主管機關亦應進場調查有沒有違反土地使用管制的情形。如果有,就應令其停工,即時遏止違法建物繼續興建,避免未來違建情形惡化。

然而,以彰化縣政府為例,民眾先後向環保局、建設處甚至向農業局處提出檢舉,換來的是互踢皮球、不予處理的回應,彰化縣政府沒有類似其他地方政府統一的市政聯絡窗口,在官方網站檢舉專線中更無違章工廠舉報的檢舉專線。舉報作業紊亂,讓民眾無所適從。

農委會的「即報即拆政策」實施下來,不少地方政府面對農地上違建的處理,並沒有隨著政策的推動,形成長期固定的解決機制。只是中央願意出錢(農業發展基金)要求地方拆違建,地方政府只好聽命行事。無法發揮「即報」就能「即拆」的實質功能,依法可以要求興建中違法建物「即停」的手段,地方政府也沒能充分使用。違法工廠、農舍就這樣一筆一筆長出來。許多地方政府早已建立統一的市政聯繫窗口,將民眾各類需求由同一窗口分派到各權責局處,農地違章工廠處理更應比照辦理,以避免空有法規卻多頭馬車的窘境,處理上先做到違章建物「即報」即「停工」,再依地方量能務實地進行拆除違建的工作。

 

列管追蹤公開資訊

農地違章工廠可能只是違章建築的其中一種態樣。但它影響著國人的食品安全、甚至排擠農業經濟的發展環境,密集的違章工廠甚至帶來潛在的公安問題。目前已有部分地方政府,將舉報或正在處理中違反土地使用管制的案件,公開於縣市政府官方網站,並依照後續辦理情形,持續追蹤更新處理進度,此舉不但有助於行政人員對於個案的追蹤管理,更有助於民眾瞭解生活周遭違章工廠目前的處理情形,此也是其他地方政府可以跟進辦理的良好施政方向。

 

先求止血再來療傷

全國農地在1975年編訂「特定農業區」和「一般農業區」,開始實施土地使用管制,維護農地農用。但依農委會這一兩年的盤點,工廠違規占用平地農地面積達1.3萬公頃,且依稅籍資料估算,違章工廠家數每年仍以1,500至3,000家持續成長。如果不能有效遏止新增違章工廠的擴張,臺灣要如何維持良好的農業發展環境,如何確保合法中小企業廠商的權益,在有法可管的情形下,無論中央或地方政府,都應拿出執政魄力遏止農地違章工廠的擴散,接著我們才能好好談合理的國土空間利用,依據不同產業需求,提出實質的工廠輔導政策內容。政府部門裡,還有許多懷抱理想,思考著如何帶領臺灣產業走出去的務實公務員們,別讓選舉時候選人的政治支票,賠上國人糧食健康、毀了農業發展環境,更擊垮這些堅持在崗位上努力做事的政府良心啊!

文章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