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ic selectors
Exact matches only
Search in title
Search in content
Search in posts
Search in pages
TOP

20181026「臺北市士林區社子島開發計畫」第二階段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委員會議發言內容

各位環評委員大家好:我是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的研究員林必修,針對這份環評報告的社會文化經濟調查,我想首先指出它在瞭解議題跟評估影響都是不及格的:

1. 社區的基本資料不足:

第一,沒有完整分析利害關係人。除了因為區段徵收而直接衝擊的居民以外,生計可能受到開發行為威脅的居民——比如說在社子島撿菜打零工的外籍配偶沒有納入妥善考量。

第二,居民不是同質性的群體。不同次級群體的意見會有差異,我們也接觸了實際做問卷調查的學生,他們在訪查過程中得到的經驗是以戶為單位並不妥當。社子島有特殊的狀況,就是一個門牌有兩戶以上的家庭已經佔了52.7%。當戶長拒訪,其太太知悉家內狀況但卻不能算數非常不合理。所以,應該在各個次級群體收集資料。

第三,是我們依然沒有掌握哪些居民有承購、承租資格。在這份問卷訪查中,因為有17%的受訪者對房屋年期拒答,所以無法得知承購資格;有八成的居民收入回答不清楚,而不曉得他們的承租資格。在資料不充分的情況下,市政府怎麼能夠保證妥善安置?

第四,第六章【文化史蹟】的〈聚落活動調查〉敘述不足,看不出有哪些庄頭、庄頭分布在哪裡。聚落的空間分布和當地廟宇有緊密關係——廟宇通常和庄頭連在一起——要討論傳統慶典活動怎麼保存——除了影像保存以外——必須先瞭解廟宇跟庄頭的關係。

2. 沒有充分評估開發行為的影響:

整份報告沒有告訴我們最敏感族群是誰,第八章沒有寫出區段徵收對於哪一類人影響特別大。從基礎資料只看到一些現象——高比例無屋無地、極高比例中低收入戶——看不出年長者與外籍配偶的比例。我們無從得知區段徵收會造成次級團體們什麼樣差異性的影響,也沒有提出對策。

再來,我發現整份整份報告大量忽視〈聚落活動調查〉的建議:

附錄第六章41頁建議「地域性群體信仰關係密切的廟宇就地留存」,但目前規劃還是僅限坤天亭、威靈廟和玄安宮得以保存。又如,42頁提到除了公告之五處歷史建築,「仍應保留其他形制與保存狀況完整的老家屋」,目前無此規劃。同樣42頁建議開發單位「對聚落進行總量與分量規劃,分析家庭形式及常時與特定尖峰時期活動的人群變化模式,以利生活空間之規劃和親屬運作產生有效連結」,開發單位的回應又是如何?43頁建議應該把「造成本地區目前明顯世代差異、親屬關係逐漸游離的整體生活條件缺環,納入規劃考量之中」,44頁建議於開發過程在社子島「設立就業輔導或諮詢機構,以處理本地區勞力替代性事宜」,這個建議也沒有放入第八章區段徵收對經濟之影響分析中。44頁還建議「強化本地區鄉土教育之基本準則,並在開發過程中協助或宣導住民保存具有地方文化特色的生活文物,以為後續長期發展鄉土文化的在地素材」,相較於環評報告書第八章30頁和「只要人持續維繫文化傳承就在」這樣的空泛之談,具體可行的作法為什麼沒有採納,令人難以理解。

如果北市府認為範疇界定沒有這樣規定,上述這些意見不用採納。那我想說的是,範疇界定是提供社會影響評估人員一份初始的議題清單,接下來的研究是實際探討可能會發生的影響。簡而言之,這必須是開放的過程,讓新議題可以加入須考量的事件清單。文化人類學家已經識別出居民關切的事項,就應該視為合理的社會影響並加以評估。

最後,我有以下建議:

1. 為了確保居民都充分知道開發行為的影響,應該要提供其他地方的類似開發行為,比如洲美社區,讓居民可以想像未來影響,如果沒有就是違背知情同意權。

2. 影響的改善措施是否能被接納必須由居民決定、未來願景要由居民審議來規劃,否則這樣的決策不具正當性。居民常說社子島問題要在社子島解決,沒有參與和審議的過程,北市府不能宣稱得到社區支持和許可。

3. 社會影響評估都指認出開發行為會對社子島造成無法減緩的嚴重傷害時,我們不應該排除開發行為可行性的重新評估、或提出替代方案的可能性。

面對遺留問題。問卷訪查完成率為什麼沒有過半、為什麼這麼多達311戶拒訪?家戶訪查結果有提到因素包括居民不信任政府、怕回答就等於支持目前安置計畫,也怕是狼來了,不想浪費時間。社子島禁建48年、歷任市長曾經提出計畫最終都沒有實現,對這些歷史經驗造成的傷害致歉,是展現尊重的一部份。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