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ic selectors
Exact matches only
Search in title
Search in content
Search in posts
Search in pages
TOP

【記者會】航空城爭議多年 第三跑道環評終進法院訴訟

桃園航空城居民針對航空城第三跑道環境影響評估的重大瑕疵狀告環保署,籲請法院撤銷環評。今(10/27)日下午四點,於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第二法庭召開第一次準備庭前,原告代表及航空城環評律師團於開庭前召開記者會說明環保署處分的疏漏。

 

航空城是全台最大的區段徵收案,因機場興建第三跑道,並擬定4500多公頃的都市計畫的都市計畫,交通部與桃園市政府合併徵收3100多公頃。第一期徵收面積即達2599公頃,計畫之初便造成社會強烈反彈,單就環評範圍的第三跑道與其鄰近機場園區來看,也至少影響6000個以上的家戶,影響程度甚鉅。即便如此,去(2020)年第三跑道通過環評時,仍留下許多爭議未解,包括未評估第三跑道替代方案、未評估沙崙油庫風險、社會影響評估粗糙等重大疏漏。

 

未評估第三跑道替代方案, 乃重大違誤

航空城環評律師團許文懷律師表示,第三跑道是有開發單位認為可行的其他替代方案,僅以「零方案」(不開發第三跑道)作為唯一的替代案,未評估其他替代方案是明顯違法。許文懷律師進一步說明,從交通部桃園機場綱要計畫、審定版都市計畫等文件觀之,第三跑道除將採行的A方案外,另外還有B、C案兩個配置,甚至在範疇界定的會議上,高達半數11位的環評委員明確反對不應以零方案作為唯一的替代方案,應針對其他替代方案進行說明和評估。在交通部機場園區綱要計畫當中,第三跑道的B、C配置方案,同樣可達計畫目標,但搬遷人口、搬遷面積及增加禁限建面積皆大幅減少,但此二方案卻未在環評中評估,與環評法第10條應於範疇界定會議「確認可行的替代方案」的規範相悖,更顯示環評處分是基於錯誤或不完全的資訊,有違反比例原則的重大違誤。

油庫風險未詳實評估,危機在咫尺

航空城環評律師團林柏辰律師表示,中油沙崙油庫距離第三跑道中線不到350公尺,是北台灣唯一的原油儲油庫,存量高達170萬公秉,一旦發生意外將波及整個北台灣,所以應具備審慎且完整的風險評估。然而本案的環評報告書不僅將規範機場障礙物的設置限制,推論為油庫與飛機起降時發生碰撞的機率,闕漏評估其他災害發生的可能,並未窮盡風險情境。又風險評估相關篇章並未提出完整風險評估報告,其所適用之風險評估程序具體規範內容以及評估過程均未完整呈現,僅以風險矩陣告知其自定之評估結果。且其風險處置的標準竟採用專為「鐵道運輸系統」所制定的規範EN50126,卻未採用其他國內外與航空相關之標準,將本案衝擊程度為最嚴重災難等級的情形直接列入「可接受風險」而非中度「應控管風險」,不充分之推論過程顯有失當。如果未來真的不幸發生重大災害,開發單位在環評中所提出的緊急應變計畫也僅是將機場公司與中油公司各自「既有的」應變計畫彙整,並未因本案跑道與油庫距離拉近而進行專案檢討,欠缺實質的災害應對規劃。進而參考國際其他案例,例如德國法蘭克福機場擴建案例,德國該機場公司協調鄰近之化學工廠遷離,盡量排除風險因素,而反觀本案卻完全沒有採取任何應對措施。總言之,本案環評中重要的災害風險評估過於空洞,並不符合現代應有風險評估之標準。

 

環評闕漏多,懇請法院撤銷環評

環境法律人協會環評專員張宜鈞補充說明,本案除了有環評替代方案僅為零方案、中油沙崙油庫的災害風險未評估外,仍有許多明顯的瑕疵,因此希望法院能撤銷環評處分。張宜鈞繼續說明,其他的瑕疵包含:本案涉及大規模土地徵收及居民搬遷,卻未能針對在地居民的生活方式與影響作詳細的評估,導致安置計畫不周延;而航空城範圍內安置街廓、安置住宅,實屬新市區建設卻也未環評。而單就第三跑道範圍也有諸多疏漏:「桃園離岸風力發電廠」僅距離桃園機場不到10浬,該風場恐對第三跑道通訊、導航、飛航作業皆有不利影響,卻未納入評估,其次,埔心溪因第三跑道新建需行疏洪工程,然該工程不但未先環評,亦未在第三跑道開發合併進行環評;最後,新跑道大幅增加航次,卻未於環評中評估增量的溫室氣體,更與國家溫室氣體減量目標衝突。

 

原告居民發聲:航空城是不當開發案
今日環評開庭有多位在地居民(原告)來到現場,他們來自已被徵收的漁港路兩側、自強社區及埔心,鄰近機場的剔除區和航空城的二期開發區,居民除了表達對第三跑道環評瑕疵的憤怒外,更表航空城爭議多年  第三跑道環評終進法院訴訟路兩側的居民代表呂學信表示,他們社區位在漁港路兩側,多年來皆不在航空城計畫範圍內,卻在鄰近地區的居民北上陳情想納入徵收後,在最後一刻遭強行納入。呂學信質疑,第三跑道建設根本無需使用他們的土地,卻僅因別人私利而遭徵收,完全不合理。

 

自強社區代表吳明哲解釋,自強街位在機場口,居民從航空城計畫開始就反對徵收計畫,也很早就組織、各地陳情。在都市計畫832審定版中,該區域多為住一剔除區及住三的住宅區,但該區域卻在都市計畫919審定版時,在居民不知情的狀況下大量變更成產專區,踐踏民眾持續在當地生活的權利,也違背市府曾告訴居民「要徵收的被徵收,不願被徵收就剔除」的承諾。吳明哲表示,自己在桃勤工作三十餘年,第三跑道的位置將填平有氣候調節功能的埤塘;除此之外,香港機場只有兩條主要機場就可以支應高運量,但民航局至今卻仍無法清楚說明興建第三跑道的必要性。

 

鄰近機場的住戶蔡美齡表示,有些居民雖然在抗爭多年後被剔除徵收,但迄今航空城仍然是全台最大的區段徵收案,開發規模完全不合理,而本案一路走來爭議不斷,後續執行更將突顯其不適當,蔡美齡進一步說,抗爭多年來的身心壓力,恐非外人所能理解,希望法院能矯正錯誤的施政。蔡美齡補充說到,先前澎湖空難是因為強烈側風,第三跑道大園的位置在冬季有強烈側風,但迄今民航局也仍未明確回覆相關的側風危險。

航空城二期的代表簡麗秋說明,水尾地區因為在地上百戶居民強烈表達反徵收的訴求後,被畫成航空城計畫的二期開發區,將在第一期的產專區招商權責率到達65%時啟動徵收流程,卻也因此在計畫前期討論時,許多會議的發言不被納入考量,從2014抗爭至今仍將他們納入未來要被徵收的範圍,讓居民感到相當痛心,開發單位應該慎重評估第三跑道與航空城計畫間的功效與目的關係,不應該為了建一條跑道,連帶徵收大片土地,使人民面對拆遷問題。

文章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