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ic selectors
Exact matches only
Search in title
Search in content
Search in posts
Search in pages
TOP

【新聞稿】替代方案在哪裡? 社子島環評審議先暫停!

繼去年柯市長在議會中承諾社子島的開發可討論替代方案後,相關單位卻遲遲未有開啟討論的跡象,原本更預計在社子島一年一度大慶典「夜弄土地公」前夕排審環評,雖然經過多方溝通後暫緩,卻緊接著宣布在3/11排審,會議發言更增加了許多不合理的限制,阻礙民眾參與的權利,讓居民無法接受這種「一邊說要討論替代方案,卻又一邊排審環評,更阻礙居民參與會議」的做法,質疑市政府是否根本沒有人願意討論替代方案?

我們呼籲,既然柯市長已承諾可討論替代方案,在與居民共商方案前,應暫緩環評審議,若市府拒絕提出替代方案,基於本案對社會經濟影響過鉅,且市府明明可以提出衝擊較小的開發方案,卻未積極提出,環評委員應勇於任事,否決本案開發!

 

台北市議員黃郁芬表示,社子島居民一次又一次地來到這裡,是因為社子島的居民知道,如果今天不站出來,明天他們可能就沒有房子可以住了。這次採用全區區段徵收,最為人詬病最大的爭議,原因在於台北市政府從一開始就沒有落實本案的在地溝通,清楚解釋未來在政策下的生活會有什麼異樣,並依據每一位居民不一樣的社會經濟條件,他們可能要付出不一樣的代價,這些政府都沒有跟居民溝通,居民也都不清楚。居民要求的只是「知情同意權」,這是人民最基礎的權益,只有在台灣的土地徵收裡面,政府從頭到尾都沒有落實「知情同意權」,所以我們在這裡,需要跟新任的環評委員說明,為什麼社子島有那麼多不公不義,為什麼是剝奪居住權的方案。而現在居民的訴求非常清楚,保持聚落文化與聚落紋理,落實保障居民居住權。希望台北市環評委員們,可以好好落實環評中的「社會經濟影響評估」。

 

社子島福安里里長謝文加表示,社子島開發計畫走到今天,市府的操作讓社子島分裂對立,希望開發歸開發,但市府必須照顧地方弱勢,不能將本來在社子島安居樂業的居民趕出社子島外,謝里長強調,如果開發對社子島在地居民衝擊太大,並不贊成這樣的開發案,而目前的規劃,對社子島居民影響衝擊太大,更不尊重社子島的聚落文化保存。去年10月,柯市長在議會承諾到今年7月,都可以討論社子島開發的替代方案,但市府一直不願召開討論會議,反而一直走程序,原本選在今年2月25日要開環評會議,剛好遇上社子島一年一度的元宵慶典「夜弄土地公」,經過多方溝通後市府才決定延期,原本以為市政府要好好討論替代方案,沒想到,又安排在今天召開環評會議,市政府一邊說要溝通,又一邊走程序的手法讓我們無法相信市府有溝通誠意。

謝里長要求,市政府必須拿出誠意,好好與居民討論出替代方案,協調對在地影響較小、保障完整的開發方案。再提出替代方案前,應暫停環評審議。

 

社子島自救會發言人李華萍強調,替代方案在環評是很重要的討論,眼前就有可能存在對社子島影響衝擊較低的開發選項,市府應該積極提出討論,這不僅是民眾訴求,內政部也要求市府應在細部計畫檢討聚落紋理及文化保存,懇請環評委員不要幫現在的開發案背書,請幫社子島居民嚴格把關!

替代方案的討論,是為了聚落紋理以及文化保存,提出對社子島居民影響衝擊較低的開發選項,市府應該積極提出討論,而非強行通過環評與開發,這樣的方式勢必造成社子島內的對立和分裂。我們希望委員能先暫緩環評的審議並要求市政府,儘速與居民討論替代方案將九大聚落完整保留,為社子島的未來找到和解共生的道路。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郭鴻儀表示,內政部在107年6月26日通過主要計畫時,即要求北市府應檢討社子島聚落紋理文化保存,北市府雖然以辦理剔除區段徵收的方式處理,但整個剔除區段徵收的溝通,只經歷一場相當混亂的草案說明會,最後即拍板定案辦理作業。導致現在只有四個點位剔除區段徵收,與要求聚落保存的居民主張有相當大的落差。早在環評範疇界定會議,民間團體即要求市府應將另一開發方案「咱的社子島」納入環評替代方案進行評估,比較兩者對於在地居民的開發影響衝擊優劣,但當時市府反對。發展至今,越來越多反對意見要求市府必須具體回應內政部的要求,面對現在的對立僵局,自許強調公民參與的柯市府團隊,應積極建立溝通平台,與地方多元意見進行溝通,同時化解地方對立,才能為社子島開發找到前進的可能性。

 

 

政大地政學系教授兼第三部門研究中心主任徐世榮表示,在「風險社會」中如何對於「可接受的風險」產生共識,並獲得決策,就是現存社會的一個重大的課題,「可接受風險」的決策是一個結合了自然科學與人文科學、日常理性與專家理性的共生體,它不能透過個別專業化而彼此孤立,不能依各自理性來發展,而是必須跨越學科及團體來尋取共識。

社子島居民的抗爭是非常無奈的,也是窮盡各種辦法之後,最後的沈痛控訴,而這也應被視之為一種參與的方式,千萬不可將其視之為是不理性的行為,或者是非經濟因素,欲除之而後快。針對本案,徐世榮老師指出,北市府環評會應該要拿出最寬大的誠意,將這股力量納入於制度的運作之中,根本的辦法就是必須賦權(empowerment)予社子島當地社區民眾,在環境影響評估中進行社會影響評估,並尊重居民的選擇。

 

 

中華民國都市設計學會理事孫啓榕老師表示,台北市應該成為珍惜人民權益的進步城市,但現在看到社子島開發卻成為一個迫遷的政策、漠視社區紋理與環境紋理的計劃,許多長輩為了捍衛自己的權益,從社子島趕到市政府參與會議,懇請台北市政府暫停環評,讓替代方案有充分的討論。支持不同政策的意見不斷出現,代表這些政策還有待協商,期待看到市政府針對替代方案作充分的討論,在沒有充分討論之前,希望環評可以暫停,這樣的暫停可以讓社子島免於激化免於對立,走向雙贏多贏的機會。作為專業者參與這次的記者會,同時也希望市政府了解社子島不只有區段徵收,其實還有多不同的做法,希望九大聚落通通保留,爭取彼此共榮共存的機會。這些呼籲並不是反對開發,是希望不該迫遷,過去的台灣已經有過很多迫遷的經驗,沒想到台北竟然也會有這種大規模的迫遷,期待各界的支持,反對區段徵收,暫停環評,並且進入替代方案的討論。

 

北大都計研究所副教授廖桂賢指出,從過去的都市計畫審查到現在的環評審查,加上去年監察院對於北市府的糾正,都強調社子島開發計畫必須強化與居民的溝通,同時要落實社子島的聚落保存。但是,這兩項北市府至今都沒有做到,北市府所謂的「溝通」卻多是單向的「說明」!除了去年底黃珊珊副市長到社子島,市府沒有任何型式的溝通對話,至今在開發方案上也未有任何調整。柯市長承諾到今年7月前都有討論替代方案的空間,到目前為止沒有看到任何替代方案也沒有其他的溝通,市府竟然又召開環評審查會議,這就像打了居民一巴掌,更難讓居民相信市府願意溝通!

「生態社子島」開發計畫因為以「全區區段徵收」進行,引起地方恐慌,北市府急於跑程序,卻不知道每一個會議、每一個程序,都是居民不可承受之重,居民深怕通過後,不但社子島的聚落文化消失,也將流離失所,因此每一次審查都急切參與。社子島不是不要都市計畫,而是要更尊重社子島現住民的都市計畫,柯市長以為把社子島開發成比較漂亮的樣子,就是解決問題;但諷刺的是,這可能會導致那些已經承受五十年不正義的弱勢居民,家庭失和,甚至被掃地出門,等於強化社子島的不正義!

 

台北市議員鍾佩玲提到,柯市長已經表示要積極地討論替代方案,在過去的時間我們沒有等到替代方案,等到的卻是市長與市府的迫不及待,在沒有溝通沒有拿出解決方案的時候,卻積極地招開環境評估會。我們希望社子島的問題可以被好好解決,可以好好解決居民心中的疑慮。

 

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理事長陳致曉表示,市長已承諾會針對替代方案作討論,結果今天就要開環評會,質疑台北市政府根本不想跟居民們溝通,居民卻沒有權力要求我們的未來生活規劃應該是怎樣,這絕對不是一個進步、專業的制度,也不應該讓市政府這樣踐踏居民。

文章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